濁往。

破画画的 什么都画
Es国王推杏推奏汰推,副推全员
APH我爱全员

自家兩個巫師女兒的段子體






其一。
「叮咚~玲。」

瑪莎對自家的門鈴非常熟悉,所以她明顯也知道自家門鈴不對勁。

非常不對勁。最後「玲」的一聲到底是什麼鬼啊?

瑪莎忍着臉上的黑氣,順帶換一下交際用公式笑容走向門。

「瑪——」

然後一瞅著那個藍色的腦袋就馬上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嘭一下關上自家大門。

媽的,是Time。



其二。
交際用公式笑容與黑氣共存於同一張臉上。

給門裝個防盗眼吧。不是建議,必須裝。

瑪莎的臉黑到連淚痣都見不著了。

Time那個傻子八成又把家裏炸了,明明在學校時魔藥學就爛死了,偏偏畢業後天天抱著坩堝不撒手。

天材巫師小姐的成績單永遠都有一顆星星在魔藥學的分數的旁邊閃爍。

是不是以前老是嘲笑她所以現在遭報應了?瑪莎思忖。



其三。
門缝裹面有封信從另一邊沙沙地探了出來。

「啊呀,瑪莎真是害羞啊~有甚麼話直說嘛還要寫信!」門前藍色的天材巫師小姐應該是個ky,前無古人後無來者雷打不動毫無自覺的那種。

Time喜滋滋地拆開了紅色的信封。

「滾——!!!!」

咆哮信。

房子裏的瑪莎預先捂住了耳朵,順便給自己的瞎子哥哥西蒙帶上了耳塞。

「......瑪莎?怎麼了?」

「沒事,新年外面燒鞭炮,吵。」

「現在不是六月嗎?」

「......東方人過年。」



其四。
「瑪莎那個我——」

「又把家炸了,是吧。」

「對對還是瑪莎了解我!」

「在學校時教授就告訴過你你魔力太強熬不了魔藥對吧?!」

「我有一個夢......」

「白日夢!你是白痴啊!不收留沒位置我拒絕!滾!」

「相信的心就......」

「你魔咒不是年年滿分麼一個復原咒解決問題不行嗎!」

瑪莎,怒氣值max,把剛請進家門不到五分鐘的老同學趕了出去。



其五。
事實上,一個復原咒解決問題是可以的,不過Time不是很想承認自己把魔杖也炸沒了。

萬一巫師執照沒了不就完。況且天材巫師用魔杖搞出大爆炸把自己的魔杖炸沒了豈不是很丟臉。

最重要的好姊妹也不幫幫自己。

Time表示兩者比起來后者更讓人難過。



其六。
對,去教堂!

Time覺得自己真是個天才。

於是就唧哼哼地向教堂的反方向跑去了。

路痴。



其七。
教堂的小神父先生表示可以。

不知打哪來的天使表示可以。

守護教堂的魔女小姐表示不行。

「為什麼為什麼!我不會炸了這裡的,我以我的魔杖發誓!」

「啊啦⋯⋯你的魔杖已經爛成灰燼了吧。」魔女小姐難得正經了一回,「Bright爛好人我理解,White沒常識我也知道。

「但是我們兩個魔力都那麼強,很容易對冲失控喔。巫師學校有教的吧,小妺妹?」

Time認真地思索,然後發現自己以前上課不怎麼聽,尤其是魔力控制指南。

到底是怎麼畢業的啊,這人。



其八。
Time摸了摸魔女小姐的頭,然後又被趕了出去。

和瑪莎一樣不坦率!Time馬上得出了沒什麼用的結論。

並不是。

所以最後只好再回去瑪莎家了呢。

Time相信自己這回一定能成功。

於是又走反了。

路痴是病,要治的。



其九。
非常幸運。Time走在半路上就遇到了目標。

接下來只要一直死抱住瑪莎的大腿就一定能夠成功。

給自己打打氣!相信自己!相信瑪莎!

「嚯——!誒,等等等等——!」

Time以高速閃過了瑪莎的腳邊。

瑪莎,速度型選手,閃避Max。

Time,智障型選手,風暴式難過。


其十。
「你到底想怎樣啊?」瑪莎抱胸。

「我想你收留我嘛!」Time委屈巴巴。

「我服了你......放開我的腿行嗎。」瑪莎甩了甩腳,「你好重。」

瑪莎覺得一定是以前老是嘲笑她所以現在遭報應了。

為什麼這家伙力氣那麼大啊?

收留就收留,不然會被煩死好嗎。

「耶!我就知道瑪莎愛死我了!我也愛你喔!」

「我叫你放開我!不放就不收留你了啊!」



其十一。
「瑪莎瑪莎我要和你一起睡!」

「給我打地鋪!」

嗯......可喜可賀?